时间夜空之外,密布因果星辰

跳出时间,便是永恒

时间流转,谁都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
![7cc829d3gw1egu4mtx2sjg2074074tha.gif](http://ww4.sinaimg.cn/mw690/7cc829d3gw1egu4mtx2sjg2074074tha.gif)

只问因果,无惧变幻

锦衣归来,不过稚子初心

* 布莱顿  英国 1985 *

薄雾打散在街道林荫下尚未淡去,会堂灯火却已通明许久。

为了这次大会酒店上个星期刚翻新了一次线路,但供电电压的不稳定仍然使白炽灯丝偶有闪烁,并发出滋滋的轰鸣声。不过这却丝毫未影响与会者
的热情。坐席上满布四百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工作者,他们时而肃静聆听,时而掌声雷动,偶有嗡嗡私议夹杂其间。杰克跟随导师坐在
第三排的中间靠右位置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,想到一会儿就要上台向同行及前辈展示工作,紧张与兴奋给他身体带来的压力让他不禁
紧了紧握笔记录的手。心里默念“遇到难以回答的问题不用慌张,这都是前沿科学家对我的建言”,想到这句话他转头看了看维尔,他的导师。
在许多人看来他严格而古板,虽然知道更多时候那是他对于科学事业的热爱与执着的体现,杰克还是对他严厉的批评腹诽不已,
不过他知道维尔给了他许多引导和启迪,也一直从内到外地感激着他。大会主持者这个时候突然顿了顿,清了清嗓子“今天,
我们非常荣幸地…”随后地声音便被会场地喝彩与呼声淹没。杰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随着大家地目光看去,一位温和老者带着笑意
向周围人一个个点头致意,杰克马上反应过来了:“哦,香农先生,克劳德·香农先生,他居然来了”。香农发现主持人的声音被压了下去,
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主持人继续提高了音量,”欢迎香农博士”。香农在雷鸣般地掌声中缓缓走向了讲席,扳了扳话筒说到”很高兴与大家同
坐一堂,讨论信息理论的前沿研究”,似乎是因为腼腆紧张,香农一顿:“诸位仍在信息理论的一线工作,谨在此向诸位致以我的敬意”
“而我在退休以后潜心研究抛球杂耍的技巧”。似乎发现了大家并没有被幽默打动,香农略显尴尬,理了理袖子,从口袋里拿出了三个球,
开始抛了起来。会场终于止不住笑声,杰克发现,即便是平时最严肃的维尔也笑了出来,杰克看向了讲席方向,
炙热的目光里倾泻而出的是仰慕之意“我爱死他了”。他听见维尔也在低语:“我也爱死他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