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0-0x01

落魄山电路配件铺的彩钢卷帘门升起一半,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的刺耳蜂鸣声。我走过去熟练的解开门闩保险,断开供电插座,一手抬门一手调整归零旋钮,慢慢把卷帘门升了上去。

“老秃头,这破门太垃圾了,我给你换个全自动的生物体识别的怎么样。你就买两个大玻璃和导轨,我把你的那个老破游戏机拆了装上去,付我两百就好”

“兔崽子别打我Xbox注意”我校准好归零器,启动发现卷帘门还是会卡住,应该是铁锈和灰尘太多,便又断开电源,准备过会拆下来用钢丝线团清理一下。

“这门太掉价了呀,还有那个招牌也是。你多给我点钱,我再顺便给你做个好招牌,名字我都想好了‘星辉电子科技城’,多气派,名字就不收你额外的钱了。”

我:“想都别想”。

戴着我的负光镜的少年,继续操作者接线台,头也不回地哼了一句“切,铁公鸡”。我看了看埋头工作的小家伙,说到:“最近有那么多接入器来修吗”(接入器是现在大家唯一需要携带的电子设备,给用户提供云接入和一些基本算力)。我的铺子主要卖一些电子配件,也修理一些用坏了的电子设备,教会小家伙修东西之后,他就相当于有了看店之外的第二份工资,修东西赚的钱全部都归他,他也乐于去修理一些电子设备。

“就说你没有商业头脑吧,这些都是我去收废品买的,坏的接入器两百一个,我一口气买了十个坏的,我修好了的便宜一点卖五百一个,四台回本,五台稳赚”,他用取料臂夹取了一些助焊剂,抬头看了看我,“我觉得我要是卖一千也有人买,不过我良心不安还是就卖五六百一个吧,嗯姆,六百,谢绝砍价。还是说定价八百让他们可以砍价砍到六百,这样万一有人不会砍价呢……”
感觉他是在自言自语我并没有理他了,拆下了卷帘门之后,我想想把减速电机也拆了下来。

“对了,老秃头,你那盒金脚电阻还要么,不要的话我拿去打个指环”

“哪个金脚电阻”我一愣,

“我放你工作台上了,话说那个印花铁盒子真的是土的掉渣”

“你戴个金指环就不土了吗”本来并不想理这个小话痨的。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的二十根金属管,不禁有点感慨。他不知合适凑了过来,“可是这是金子唉,遗土区哪里能见到金子呀。”

“这可不是电阻。”

“那这是什么,我看书上说四五十年前有钱人用金脚的电阻做音响听歌,以为这就是金脚电阻,还想着你以前说不定是个有钱人哩”

“量子隧道管,听过吗”

“没听过,那个是啥”

“这个可比金脚电阻厉害多了,拿来做微波枪,两根天线可以透过你的皮肤把你心脏烤熟”

“哇哦,好酷”

“回去做你的事去”,我将盒子放进了抽屉,感觉有点不放心,又加了把锁锁上了

“狗屎,混蛋,我记住他了”我过去看了看,原来是这小子被坑了,回收来的一个接入器只有个空壳子,电源主板都被拆走了,还特地用热熔胶粘了散热片和接口在上面,还有些碎石子在里面估计是来配重,从外面看不出一点区别,也难怪这个自诩机智的小鬼吃了个闷亏。

“阴沟里翻船”,他马上也停止拆一个修一个这种模式了,把剩下的接入器全部拆开看了看,还好,只有那一个里面是这样的。小家伙不禁松了口气,“还好,不过还是好气哦”。

“小崽子你最近是不是钻钱眼里去啦,又是主动加班又是想打金指环,想送东西给哪个?”

“要你管,跟你说大爷我现在还很生气,不要和我说话”

难得见这个话痨不想说话,可以清净一会儿,我心里还有点开心,不过看了看钟,快要八点了,便提醒了一句“快八点了,你上学迟到又要挨批了”

“知道啦,”他关了焊接仪,挤了点洗手液洗了洗,便取了书包气冲冲的出去了。

………..